您的位置:

首页> 玄幻仙侠> 美少女宜古宜今

美少女宜古宜今 - 美少女宜古宜今

  噙着泪水,忍着下体传来的酸麻与疼痛,伴着耳边男人的呼吸声,奴又想起了正房裏独守空闺的小

    唔,其实应该是夫人才对。虽然夫人和爷早已成亲了好些年,夫人在奴的心裏仍然是幼时初见时,那位气质高雅、美若天仙的小小姐。

    奴的一切都是夫人赏赐的。奴的性命、奴的身子、奴的教养、奴的爱情……全是夫人给与的。她真的真的视奴如同姐妹、真的真的爱极了奴……甚至委屈自己嫁给了她不爱的爷……

    小姐说她一点也不喜欢男人,只要找奴喜欢的就好,反正我们姐妹俩永远不分开。奴哪能破坏小姐的姻缘呢,只能红着脸不开口。当时爷误以为奴是伯爵府的小姐,对奴展开了热烈的追求。小姐明查暗访百般审核之后,拍板定案决定了她和奴的终身大事。

    奴不知道小姐是怎?跟爷谈拢的,她总是乐呵呵笑吟吟的啥也不说。其实奴觉得小姐和爷真的很般配,一个年轻有为,一个才貌双全,站在一起真真是神仙眷侣、羡煞了奴。

    明明小姐比奴要美得多,丽质天生、艳若桃李,偏偏爷爱上的却是扮成小姐的奴,对伴成俏婢的小姐视若无睹。即使知道真相后也没有嫌弃奴,反而追得更起劲了。他还帮奴安排了有头有脸的义父义母,想明媒正娶地纳奴为妻。

    爷的爵位高、贵不可言,绝对不可能看上奴的一点点私房钱,更不可能娶奴籍为妻。

    通过层层考验,小姐和爷帮奴找了个无后的体面贵族,认了奴当女儿,让奴成为国公府六少爷的二夫人,而不是原本只能陪嫁的通房丫头。

    新的父亲是个很严厉的人,不过小姐对奴的教养实在太完美了,就连吹毛求疵的他都挑不出一点毛病来,根本不相信奴是当初被人伢子卖到伯爵府的农家小户。

    能够跟国公府成为亲家,奴又不像是会给他们丢脸的人,父亲母亲求之不得,痛快地认了奴这个女儿。

    小姐帮奴置办的丰厚嫁妆连父母亲都看花了眼,甚至国公府的人也惊呆了。本以为奴只是个破落贵族的穷小姐,没想到嫁妆只比六少爷大夫人少一点点,让奴在国公府裏一点都不被欺负,走到哪裏都是人人巴结的新主子。

    虽然夫人比奴美丽得多,爷却总是在奴的房裏留宿,人人都知道奴比夫人更受宠。奴实在很对不起夫人,总是哀求爷多去夫人房裏安睡,不要总是欺负奴。偏偏夫人一点都不在意,还赞奴傲娇傲得好,她说奴这样半推半拒的更萌更可爱更让男人心动,太高桿了。

    奴相信夫人真的一点也不喜欢男人,除了洞房花烛夜她几乎就没有给爷碰过。为了奴她居然愿意嫁给爷,天天独守空闺、还处处为奴置办打点,奴真的是粉身碎骨无以回报,只能用奴微不足道的身子报答夫人与爷的深情。

    想是情人眼裏出西施吧,爷总是说奴比夫人更美更娇媚更清丽更漂亮更有气质,羞得奴总是满脸通红,低着头不好意思看他。

    爷说奴的身子白玉无瑕、凝滑如脂,怎?看都看不腻、怎?摸都摸不倦。他说自从在盐城看到了奴,他的心裏就再也装不下其它女人了。

    爷说他对夫人只有感激之情,因为身份的差距确实很难让奴成为他的正妻。小姐愿意嫁给他让国公府上下都没有话说,即使知道奴真正的身份也不会再因此责备他了。小姐的安排总是那?完美,让奴充满了歉疚。奴何德何能,竟能得到他们俩的青睐?

    静静躺在床上,奴的泪水又止不住了。从小就是这样,奴就是爱哭。难过时哭、伤心时哭,高兴或感动时更是泪流满面。

    每回让爷享用过奴的身子,奴总是要尽情地哭一场。高兴的、喜极而泣的哭。爷总是笑奴水好多,下面的水也多,上面的水也多,真不知道奴纤细窈窕的身子哪来那?多水。

    爷说奴一定是天上的水仙子、掌管雨露的女神,下凡来体验人生。奴听了总是又笑又哭。

    夫人说奴是天生媚骨、潮吹体质,一般女人的身子是水做的,奴的身子是淫水做的。

    夫人说奴如果被卖到青楼一定是头牌裏面的头牌、名妓中的名妓,可以在史书流芳万古。

    夫人总是这样,只有我们姐妹们在的时候活像个女流氓,口不择言话不忌口,每次都把奴和妹妹们羞得夺门而出。

    奴和爷第一次圆房后,就被夫人捆到大床上仔细盘问,非要奴承认奴是个骚货,就连第一次的那个都能享受到高潮。

    在夫人的强迫下回味着前晚爷的狂风暴雨,奴在夫人的大床上居然又高潮洩身了,让奴真真羞得无地自容。

    夫人安慰奴说这样才好,她说男人最喜欢的就是人前是个贵妇、床上是个蕩妇。像奴这种典型的傲娇萌角色,在床上小受一点更能得到爷的喜爱,她相信爷一辈子都离不开奴了。

    奴听了好开心、好感动。奴又哭了。

    奴也想问夫人的初夜感想如何,却羞得一点也问不出口。夫人和奴情同姐妹,看奴的眼神就猜出来了。她说人生就像强奸,既然躲不掉就要试着享受。夫人真的真的很讨厌男人吧?但却为了奴甘愿忍受人生的强奸……想到这裏,奴哭得更厉害了。

    夫人慌了手脚,猛地一把抱住奴,安慰奴。她说反正一定得嫁人,不管谁都好。夫人不想和奴分开,当然要帮奴找个年轻又多金的冤大头,这样她吃亏的也有限。

    夫人说要嫁就要嫁个深爱着奴的,而不是奴深爱着的。她看爷真的爱死了奴、迷恋着奴,又觉得奴也对爷很有好感,就自作主张帮奴订下了。

    她逼问奴当初心裏到底是怎?想的,奴死活不肯开口。被夫人用各种淫具弄得洩身好几次之后,才羞答答地承认奴当初就喜欢跟爷在一起,也梦想过能成为爷的通房丫头。

    如果当初没有遇见夫人,奴最多最多只是个还算好看的粗鄙民女吧?但在夫人的调养下,奴如今成为了男爵府的娇小姐,国公府六少爷的二夫人。夫人说奴的美貌和才名都在帝都高层广受好评,许多金贵的夫人们都急着想看看奴、想认识奴。

    奴好羞,怕参加宴会丢了国公府的脸面。夫人说不可能不可能,她说奴比她更像合格的娇小姐,就是蒙皇上召见也绝对不会丢脸。夫人说其实有好几次她都想带奴赴宴,不过看奴前晚被爷玩弄得下不了床,只好抱歉地对主人说她这妹子太害羞了,过阵子再参加。

    奴的月信一直都是和夫人一起的,但这回却没有来。夫人听了大乐,马上找了大夫,号了脉确认奴确实怀上了。算算日子,大概是第一次圆房就成孕了吧?不过也说不準,爷和奴几乎是日日宣淫,就是晚个几天怀上也一点都不奇怪。

    婆母本来就很喜欢奴,虽然责备过奴不应该天天让爷掏空身子,但一听到喜讯就大大赏了奴,还求了御医来帮奴调养身子。

    夫人对奴更是百般看护,人人都说夫人真是大度,是少有的贤妻,明明不受宠还处处维护着奴,真真是国公府排名第一的好媳妇。

    论美貌、论身段、论气质、论才华,夫人和奴都是国公府裏最出挑的,羡煞了爷的哥哥弟弟们。夫人唯一的缺点就是不会侍候男人吧?被婆母念了几次也没有用,毕竟夫人她非常讨厌男人,而爷又深深迷恋着奴。

    怕动了胎气所以不能行房,奴总算有空閑跟夫人继续学习雷霆艺了。夫人从小就聪慧过人,生的七窍玲珑心。她说她梦中蒙格物祖师纪树宅指点,对世间万法均有学习,雷霆艺的功底尤为精深。伯爵府这几年取得的相关专利几乎全部出于夫人之手。

    纪祖师的胎教之说早已深入人心,婆母很放心地让奴学习雷霆艺,只是特别吩咐奴不要累着了。夫人说雷霆艺博大精深,希望奴的孩子可以藉胎教节省学习过程,将来做一个雷霆艺大师。

    夫人说雷霆艺学到深处可以功参造化,有开天辟地、再造乾坤之能,她在梦中看过各种奇妙无比的雷霆神器,只是这辈子恐怕没有机会在现实当中目睹了。

    夫人说奴很有天份,只是太晚学习,又是女儿家,要成为雷霆艺大师恐怕不太容易。

    夫人蒙纪祖师点化,早已成为雷霆艺大师。不过她一点都不满足,她说她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星辰棋和大海棋是蛮好玩的啦,不过奴一点都不觉得这两种棋还有什?值得研究的,夫人下这两种棋从来就没输过。就连奴也算是一等一的好手,除了夫人之外奴很少输给别人。

    之前被爷折腾地每天都下不了床,没什?机会和国公府裏的女眷接触。有孕了之后,爷的妹妹和府裏的小孩都常常跑来找奴玩。

    孩子们都说奴比夫人还要美丽温柔,可亲可爱。奴觉得只是因为夫人嫌他们烦,所以孩子们比较喜欢奴。虽然早已被夫人调教成合格的主子,奴毕竟一直是服侍人的,孩子们亲近奴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在御医的调理下,奴的身子没有太走样,顺利产下了爷的长子。国公府秘传有缩阴奇药,婆母说奴完全不用担心产后失宠,她反而比较烦恼儿子又要开始日日宣淫了。

    虽然请了两位乳母,不过夫人说亲母的乳汁对孩子更好,每天都来帮奴做乳房按摩,帮奴收取乳汁。

    爷爱死了奴的乳,总是跟儿子抢喝的,每天一回来就直奔奴房裏,吸饱了奴的乳汁才去和婆母请安。

    生养过后,奴的身材与肌肤居然变得更美更性感了。胸又大了、臀更圆更翘,让纤细的柳腰显得更细,几乎快要跟夫人一样娇媚了。奴的乳头乳晕完全没有变黑,仍然是鲜嫩的粉红色。婆母特别吩咐儿子多忍一段时日,让媳妇好好休养。

    夫人和奴情同姐妹,虽然照规矩儿子要算在她名下,但她忙着研究哪有时间管孩子,都是婆子、奶娘、和奴在照顾。

    爷和夫人还是很少同房,只有爷忍不住想要奴,却又不得不忍的时候才去夫人房裏。

    夫人说反正奴的孩子就是她的孩子,她自己不想生,所以在爷的身下永远都当条死鱼。

    除了算安全期,奴猜夫人恐怕还有偷偷服药。总之她真的一点也不想要孩子,还多次对府裏府外的人说奴的儿子就是爷的嫡长了,让帝都裏的贵夫人全都称赞夫人真是贤妻的典範。

    爷真真爱死了奴,就连奴怀孕期间都不肯收新人。他说尝过了奴的滋味,其它女人们就完全没有味道了。即使像夫人那样的绝色,他也觉得没什?意思。

    爷说产后瘦下来的奴,不只是绝色,更是绝色中的绝色。他白天裏光是想到奴就会硬了,都要默背资治通鑒才能勉强软下来。

    国公府有几个小厮因为把奴当做性幻想对象,差点被撚出了府。后来是其它许多小厮求情,说国公府绝大部份的男人早就都迷上了奴,没见这一年的家生子特别多??要是都撚出了府,只怕国公府就没有可用的男性僕从了。

    夫人说她早就知道了,爷的哥哥们有好几房女人早就都学着奴的衣着打扮,因为这样侍寝成功的机率特别高。听说一些比较不要脸的姨娘玩cosplay都好几个月了,浪叫的时候都假装用奴的身份跟她们的爷求饶。

    虽然绣房裏都在赶制奴的新衣裳,但奴暂时仍然只能穿怀孕前的旧衣裙。即使用披肩遮掩、用围裙挡住,却仍然显得奴腰细腿长、胸美臀翘,男性僕从常常工作到一半就鼓了起来,得弯着腰躲到没人注意的角落发洩自渎。

    奴羞得要死,夫人却故意不让奴安生。她放下手边的研究,每天都领着奴在国公府裏瞎转,美其名是要奴认识环境协助嫂子们管家,实际上却是要让男性僕从们工作有盼头。

    夫人说他们只要听到六少爷的二夫人要来,一个个立刻腰不疼了腿不酸了,工作特别卖力,装病的都从床上跳起来,真病的通通都不药而愈。

    奴的乳水好多,每到一个地方视查都要抽空挤乳,不然胀奶胀得好疼,又会在胸前留下明显的水印子。

    奴羞得不敢见人,夫人却强迫奴一定要正脸看着僕从,勉励他们为国公府尽心尽力。

    他们充满淫欲的视奸看得奴好羞,仿佛奴身上的衣裙内裏一件件被化掉了,在他们的面前赤身裸体。

    因为奶水常常把衣裙浸透,奴总是得一直换衣服。夫人帮奴準备的都是那些最轻最薄最显身材的诱人款式,常常还没有等到奴说话勉励,就有许多僕从红着脸蹲到地上,掩饰他们高高肿起的裤档。

    怀孕的僕妇比例大增,婆母召来了人伢子,让各房挑人。爷的两个哥哥各自新收了宠妾,只是眉眼间与奴稍微有些相像,就夜夜承欢雨露,让嫂子十分不爽。

    婆母规定的期限一到,爷立刻又沈溺在奴娇美的胴体裏。休沐时他几乎没怎?睡,从早到晚都和奴黏在一起,就连用膳的时候都要把奴抱到他腿上,三只手都十分地不规矩。

    婆母知道劝不住,只是心疼奴,也心疼儿子,帮我们熬了一大堆补身子的药汤。奴被爷玩弄得好惨,每天都要晕过去好几次,偏偏心裏头又是甜滋滋的,知道爷还是一如既往地迷恋奴。

    夫人成亲之后的几个专利都归了国公府,论文上填的作者居然是奴。其中一篇论文对雷霆艺与指南艺的研究有重大贡献,皇上龙心大悦,给奴封了个诰命,并恩荫父母。

    因为是足以名留青史的巨大成就,皇上特地召见素未谋面、一鸣惊人的奴。受封时奴羞答答地主动拒绝,跪在地上求皇上恩典,告诉皇上那其实是夫人的研究成果。皇上不但没有收回成命,反而赞奴诚实,帮奴又加了一品。

※ jkforum.net | JKF捷克论坛

    皇上随后召来了爷与夫人,问清楚了始末,赞夫人与奴姐妹情深、赞爷持家有方,将夫人原有的诰命加了一品,赏爷一个古砚,顺便连奴的孩儿都受了封赏。

    皇上说有几位妃嫔也对雷霆艺颇有兴致,希望奴可以教她们一点实用的小玩意儿。奴以前就常常帮夫人做些风车、雷霆机什?的,教宫裏的初学者绰绰有余,就答应可以应召入宫。

    因为随时要预备进宫,爷总算憋着不敢把奴操得太惨了,不过还是夜夜都在奴的枕边入睡。才隔天穆贵妃就宣了奴进宫,没讲几句雷霆艺,倒是都在赞奴美貌、衣裙好看、身段姣好、一举得男有福气等等。

    喝了几口茶,刚退朝的万岁爷就来了。皇上对奴十分亲厚,不但免了奴的跪礼,还让奴陪着用御膳。

    许是因为紧张吧,奴觉得有点喘,脸上也羞得热烫烫的。胸前胀奶一直没有机会挤出来,把领口都浸透了,虽然有披肩遮着却还是让奴羞得要死……

    穆贵妃眼尖,对奴点点头找藉口退了下去。奴左等右等,却没等来替换的衣裙,反而让皇上发现了奴坐立不安。

    皇上要奴别怕,老实说说怎?回事。奴羞得低下了头,娇滴滴地说胀奶。万岁没有听清楚,绕过桌子走过来,要奴说大声一点。

    奴羞得快要晕过去了,小嘴贴着万岁的耳朵说胀奶。

    万岁一把掀起奴的披肩,才看见奴的乳汁都快要流到腰部了……

    奴羞得要死,?手欲遮却被万岁捏住了小手。

    万岁很诚恳地跟奴道歉,又说胀奶太久不好,主动要帮奴吸出来。

    奴实在是吓傻了。却只见皇上半跪下来,温柔地解开了奴的外裳,一层一层缓缓剥开,直到最后露出奴少女般娇艳的粉红。

    奴完全不敢动,只能任由皇上爱抚搓揉着奴的酥胸,一道乳箭直奔皇上的龙颜……

    皇上被奴喷得满脸星星点点,鼻尖一抹雪白。

    奴强忍着不敢说话,却忍不住发出一声娇腻的嘤咛。

    皇上猛得手口并用,贪婪地将奴双乳的汁水通通吸入。龙袍上沾满了奴的奶水,让奴羞得只想马上谢恩离宫逃回家。

    穆贵妃一直没有回来,奴的胀奶却都已经处理好了。万岁温柔地帮奴的衣裙一层层盖回去,又要奴用小嘴儿帮他脸上肩上胸前的乳汁舔干凈。

    皇上说奴好香。

    皇上说奴的吻好棒。

    那、那、那才不是吻呢!亲、亲、亲吻什?的最、最、最讨厌了!奴羞答答地说。

    皇上深深地看着奴,举步维艰地回到座位上。

    看到皇上坐定,穆贵妃总算回来了。她说奴比较高挑,腿又长,她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裙子,好半天才帮奴取了衣衫回来。

    奴向皇上告了罪,随着穆贵妃去裏间更衣。贵妃挑的裙子很衬奴,可是有一点点紧,将奴的肩、胸、腰、臀、腿,各部曲线都完全展示了出来。

    贵妃说奴穿着真好看,奴却对着镜子觉得自己仿佛什?都没穿,远远的猛一看还以为奴是裸着身子的呢……

    贵妃领着奴出来,要奴陪着皇上说话,她要差人帮奴把换下来的裙子处理一下。万岁看贵妃离开,拍拍大腿要奴坐到他身上,以便等一下胀奶的时候可以即时处理。

    奴小心翼翼扯着裙子,踏着小碎步走向皇上。

    忽然一声布料被撕开的声音,奴的裙子正中央从最下摆裂开到了奴的私处下方。

    奴正走到一半,裸着的大腿就这样从撕裂的高开叉挪了出去,将粉腿完全展示在皇上的眼裏……

    奴羞得急转身,轻飘飘的裙却掀了起来,将奴的小腿和一小截大腿完全露了出来。

    奴顾不得羞耻,奋起余力跑向贵妃的内室。跑没两步腿却软了,一个踉跄跪到地上,身后的裙摆也高高地掀了起来。

    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皇上跪到了奴身后,一把搂住了奴的大腿,龙颜凑近就把龙舌舔向了奴的私处……

    奴娇啼一声、双腿一软,大量的蜜水喷勃而出,将龙颜浇了个满头满脸。

    奴晕过去了。

    奴被深深插入的龙柱弄醒了过来。

    奴仰躺在床上,小手扯着被单,强忍着从下体传来的奇特高潮……

    正在享用奴的,是天子……

    难怪夫人总说,权力是最好的催情药……

    奴想死,羞得想死,可是……却被龙柱抽插得欲仙欲死……

    奴哭了,喜极而泣的哭、高潮又满足的哭……

    正在享用奴、赏玩奴、品味奴、迷恋着奴娇嫩胴体的,居然是当今皇上……

    奴听见前所未有的淫浪娇啼,从奴自己的小嘴儿发了出来……

    万岁爷粗重的呼吸声,让奴的娇喘呻吟显得更清亮娇腻了……

    床单上充满着湿润的暖意,奴在昏迷当中不知已经高潮了几次?

    皇上仍然抽插着,奴娇滴滴地呻吟……

    每当奴又胀奶,皇上就会弯下腰来,细细吸啜奴的乳汁……

    皇上做了又做,奴洩身又洩身……

    芬芳的花香传来,穆贵妃领着贴身宫女服侍奴和万岁起身,在豪华的大浴池裏继续缠绵……

    晚饭仍然是御膳,奴半躺卧在皇上怀裏,用小嘴一口一口地将饭菜渡给万岁爷品尝。

    换上来时的衣裙,回到国公府邸,等不及了的爷在婢女的轻笑声中抱起了奴,三步并做两步地迎向只属于我们俩的欢娱。

    皇上完全迷上了奴。

    三不五时就要宣奴进宫,和他探讨一下午的生物搏动型雷霆机。

    穆贵妃极受荣宠,几乎是和奴同时发现了有孕在身。

    这?快就又有了準信,婆母对奴十分嘉奖,不但以奴为模範教训其它媳妇,还将她珍藏许久的嫁妆首饰赏了几件给奴。

    爷哀声叹气,他又要过起禁欲的日子了。

    皇上垂胸顿足,食不安寝夜不能寐,在后宫裏到处溜答寻找可以勉强取代奴的绝色少女。

    皇上很快就纳了个新人,天天宠幸,大家都搞不清楚她有什?好的,只有穆贵妃知道她的臀线和背影和奴有点像,从背后做起来简直有七八成相似。

    奴的第二胎是个女儿,眉眼间完全就是奴的模样。

    虽然奴的身材很快就恢複了,婆母却不让爷马上解禁,她心疼着奴,吩咐奴不要忙着怀第三胎。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国公府裏的人都说奴又变得更漂亮了,比怀第二胎前还要漂亮。

    奴自己照镜子,不觉得有什?明显的变化。

    也许生女儿有助于保持青春容颜吧?听说很多贵夫人怀男孩时都会长粉刺,当初奴怀儿子时倒是完全没有这个困扰。

    奴的雷霆机教学课程又开始了。

    皇上心疼奴,不忍心让奴喝药,用一种特制的肠膜包裹了龙柱,这样就不会射进奴的幽径蜜谷。

    奴好感动,抽抽噎噎哭得更欢实了。

    皇上早已习惯了梨花带雨的奴,他说奴不论是哭是笑,都有独特的媚力与诱惑。

    皇上不厌其烦,每射一次都会乖乖退出来重新上膜,他说奴真的变得更美更娇媚了,下体却仍然如同处子一样的紧窄,真是天生的尤物,我朝之福。

    又一次进宫,皇上拿了本手抄的小册子,说是从最近犯事抄家的官员府邸搜出来的。

    一本极其淫秽低俗的煽情小说。

    裏头的女主角通通都是奴……

    皇上一边在奴的小穴裏抽抽插插,一边朗颂着话本裏的各种转折起伏……

    奴听得好羞……

    皇上抽插得好起劲,龙柱都变得比平常还要更胀大了……

    皇上说他派了内监高手暗暗调查,市面上已经有三种版本以上的色情读物,女主角都是奴……

    皇上又说,帝都青楼裏的头牌,有六成都跟奴有些相似,还专门贿赂了国公府的下人,打听奴每一天的衣饰打扮,让手下的姑娘们跟着学习。

    奴的衣裙向来都是夫人设计的。虽然剪裁款式都不逾矩,却是最最显身材的样式,特别强调了奴的长腿细腰、美胸翘臀。

    奴不但生得好看,又很受宠、会生养、有福气,难怪会成为帝都女子们争相摹仿的对象。

    国公府裏的下人都把奴说成天仙似的,虽然外面的人无缘得见,却在市井酒肆间传得神乎其神、玄乎其玄,都说奴是帝都公认的第一美人。

    皇上说帝都第一美人,这个封号有些不对,应该是我朝第一美人……

    奴怀上第三胎的时候,万岁郁郁寡欢,某次临幸那位酷似奴的妃子时马上风,驾崩。

    太子即位,皇叔摄政,穆贵妃为那位倒楣的妃子求情,让奴也进入了摄政王的眼裏。

    奴的第三胎又是女儿。身子将养得差不多,摄政王召奴进宫,在御书房裏要了奴。

    奴的蜜水洒遍了御书房裏的各种珍本秘本,包括以奴为女主角的H小说……

    一想到奴的淫水会一代一代地传下去,任由皇上们的龙掌抚卷,奴就忍不住更羞、更浪、呻吟地更加淫蕩……

    摄政王说奴不愧是我朝第一美人,操起来真是爽得不能再爽。不过他一边谨记皇兄的教训,又怕万一出事连累了奴,每次都只要了奴一两次,让奴多多少少有点不太满足。

    新皇偶然间发现了皇叔和臣子夫人的丑事,怒不可遏,用休养的藉口圈禁了摄政王,全权领事。

    某次酒后新皇漫步在御花园裏,兽性大发强奸了先皇驾崩前的宠妃、那位背影肖似奴的可怜人。

    原来新皇整日裏对奴的身子念念不忘,却又因为礼教不敢逾矩,就连自己的妃嫔操起来都琐然无味,只能藉酒浇愁。

    一朝打破了禁忌,新皇马上召了奴进宫,操得奴又重又狠,简直像是要把浪费的那些时日都补回来似的……

    御书房、御花园、帝都外的行宫,都洒遍了奴的乳汁与蜜水。

    虽然已经是三个孩子的娘,奴的身子却犹如处子一样的娇嫩,少女一般的光滑紧致。

    奴的年纪明明比新皇大不少,醉人的容颜却看起来比当今皇后还要年轻……

    夫人说,这可能是因为,奴也是个有主角模版的穿越者。

    夫人说,她是变身穿越文的主角,来自未来。奴是H穿越文的女主角,来自不同的年代。

    奴不懂什?是穿越者,只知道夫人始终对奴好,她是奴永远的主子与好姐妹。

    享受着爷、连三代龙柱、加上一位摄政王的爱疼,奴觉得此生真的好幸福好幸福。

    多?希望夫人也可以享受到这样的幸福呀……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