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学幻想> 淫魔修女传

淫魔修女传 - 淫魔修女传
●淫魔修女传  





 罪之端、淫魔女天命  


黑暗之中,一名少女的身躯不断在晃动着。  

漆黑的夜巷里,吵杂的喧嚣声已经散去,仅有的,是阵阵隐忍不住的喘息声与哀嚎。  

少女的身上衣物十分的淩乱,因为一条条怪异噁心的长触手,正结结实实的将她紧缚成无法动弹的妖豔模样。  

「不……不要……哦呜……」少女全身害怕的直起哆嗦,上身的衣物已被触手给撕去了一大半,仅留下包裹不住的内衣仍勉强的留在脯脯颤抖的左乳上。  

她完全不知道这怪异的东西由哪里冒出来的,只知道刚才与同伴逛完街正要回家时,突然觉得内裤里一阵搔痒难耐,正想躲进暗巷里检查一番时,却突然由地面上冒出了许多前所未见的异样淫触。  

才正欲大声尖叫的同时,一条似有灵性的淫物就深深的插入到自己的嘴巴里面。  

「杰杰杰……女人,好女人……我已经闻出你身上的臊味了……呵呵……呵……」潮湿的地面上不断的冒出一条又一条的噁心淫物,将少女娇美的身躯给紧紧的缠在一起。  

「啊……你……你是谁?……在哪里?……呜啊……不要!」少女的声音中充满了害怕与讶异,不明白这样噁心、可怕的东西,到底是怎幺生出来的,更畏惧的是,自己接下来还会发生什幺样的意外。  

「嘿嘿……好腥好浓的味道呢,妳的淫水里面拥有很强的能量,一定可以成为不错的淫魔女……」那声音由淫物的茎皮里面传了出来,不像嘴巴说话的声音,像一种怪异、沙哑东西拼奏出来的恐怖声响。  

「什……什幺?不……不要啊……呜……」不管少女愿不愿意,淫乱的触手们已经顺利的脱掉她的内裤、征服了湿润花丛的甜美入口,兹的一声,一条粗壮带有浓稠黏液的淫触就深入了还来不及湿润的蜜穴里面。  


「啊呀……呜啊……啊……不要……啊啊……」少女疯狂的摇动身躯、双眼里不断流出悲伤害怕的泪水,阻挡不住,没有反抗能力的承受着数不清淫茎触鬚拼命侵入。  

每根淫触上都有着乌黑发亮的大肉球,模样简直就跟男人龟头没什幺两样,甚至形状更加粗大且带有颗粒,似乎是为了姦淫女人而进化成的,这种生物如今纠缠的布满在这十几岁的少女身上,一波接一波的把大量乳白色的东西强行灌入到对方体内。  

「……呜呜……噁啊……呜………咕噜……」可怕的淫触们好像拥有无穷无尽的巨量精液似的,一根接一根的将浑浊浓白的滚烫淫液,如灌肠般的由嘴里、蜜穴、后庭等数处洞口不停强行射入,一时间少女的肚子上彷彿像水球一样的肿了起来。  

「救……救命……啊哈……呜噁……咕噜、咕噜……救……啊啊……」少女身上开始冒出一连串红色水气般的东西,像血一样的鲜红,好似身体内的人类血液被乳白色的奇怪淫体给不断逼迫出来,溢出体外的迅速蒸发掉。  

跟着在蠕动颤抖的娇躯上开始由紫黑色的青筋凝结出一串串怪异的畸形文字,星罗棋布、毫无规则的先后布满着她的全身,伴随着两眼已经翻白的诡谲模样,一种说不出来的可怕,正一点一滴的由淫猥气氛中显露出异样的死亡气息来。  

「这是妳的命运,不要逃避,放开妳的心灵接受吧,妳正在接受着魔界里至高无上的『灌精换血』的改造之术呢,马上的……妳就会成为这一区里新的淫魔传教士的,杰杰杰……」  

那股声音靡靡诉说着奇怪的话语,淫邪阴森的气息完全将少女身躯给牢牢的笼盖住,蜕变、异样、生长,不断重複在少女那鲜美姣好的美丽胴体上,兹意萌芽出魔鬼般不可思议的可怕模样……  


 罪之壹、新生的淫性  


不知过了有多久的时间,暗巷的深处里少女终于清醒了过来,她直觉得嘴里有点口渴,伸手摸了摸自己嘴唇,竟发现上头有种粘粘糊糊的白色东西留在脸颊四周。  

这……这是什幺东西?少女用舌头舔了一口后,发觉有种粘粘滑滑的感觉,而且味道十分的腥,她不知为什幺的用力的吸了几口,发现鼻子很喜欢这种感觉,竟开始不停的追寻身体上残留的这种味道,并且一点一点的不停舔食着这些乳白透明的淫液。  

她慢慢的发掘自己喜欢上这种味道了,舌头上的味蕾似乎正在迷恋着浓精的鹹腥与异臭,混合着自己特有的鹹湿汗水却没想到一切都成了十分美味的东西一样。  

(这……这是精液,是妳每天最喜欢的食物之一……)  

一种奇怪但却不觉得意外的意念,快速的闪过少女的脑海内。  

「是的,我今天都还没有吃过精液呢……」少女突然觉得肚子有点饿了起来,口乾舌燥的,对于昨夜自己身上发生过的一切变故,却丝毫没有感到应有的那份恐惧与害怕。  

「我……我的衣服呢?怎幺破掉了呢?」少女似乎记不起来昨天发生过的一切,她首先注意到身体上淩乱不堪的破烂衣物,正觉得想要大声叫喊的同时,心里的思绪起伏又传来了一股奇特异样的感应波动。  

(这是妳自己撕破的啊,之前的衣服难看死了……)  

「对,这样的衣服好难看,我才不想穿这种衣服呢。」少女说完就把破烂掉的布料给脱了下来,跟着浑身赤裸,把下体仍带有一丝一丝黏稠精液的东西全用手指糊了起来,放在嘴边一口一口津津有味的吃个不停。  

垂着贪婪唾液的嘴巴里,呼应着充满淫慾饥渴的性慾眼神,她那赤裸的形影气息中,已经不再存有矜持害羞的少女表情。  

(看……这种烂衣服丑死了,只有性感的衣服才配的上像妳这幺淫乱的少女……)脑海中的这股意识又开始的凝结成新的想法。  

「这是谁买的衣服……这些衣服简直难看死了。」少女打开昨天兴高采烈选购的衣服裙子,却没想到的是,从今天开始,她已经不再喜爱这些俏丽可爱的年轻装扮,她喜爱的,是属于意淫气息十分浓厚的性感妖饶模样。  

「不过……也许我可以用这些东西把自己打扮得更不一样一点。」少女的脑海中又快速的闪过了一个不错的念头,她一面这样的想着,一边开始打开地上那一袋袋年轻漂亮的少女衣物。  

在仔细的替自己穿着衣物后,她将身上小可爱的T恤拉紧在背后打了一个结,让紧绷无比的上衣托紧着一对美好的圆奶子,儘管只有B罩杯左右的体型,但绷紧的乳沟还是一览无遗的由小可爱的领口处,充分显现出那种性感不已的味道来。  

她的下身穿着一条开高领的性感丁字泳裤,米黄色的泳裤上配着一滴滴的水珠,浑身有种说不出的性感气息将这美好的胴体给衬托的妖豔无比。  

泳裤本来是打算夏天时候穿的,但现在她实在找不到比这条泳裤更能表现出自己性感的美丽胴体,一边不停的产生意淫的奇异幻想,下体间突然开始主动的发出骚动……  

「唔唔……这……这是什幺感觉?啊!……这是……」少女的脸上开始红润了起来,因为她已经注意到了,下体内两片湿唇痒到发硬,一股湿粘粘的热液,缓缓的由她的肉摺中快速的分泌在黄色的内衣泳裤上……  

「好……好丢脸的感觉……湿了……那里湿了……」少女脸上羞红不已,跟着没想到淫液竟然越流越多,甚至兴奋的感觉让少女几乎连站都快要站不稳的低下身来。  

(怎幺样,是不是很舒服?)脑海中的意淫念头越来越强,少女直觉得身体紧绷的要命,好像很想做爱的那种感觉,不停的涌上心头。  

「我……我怎幺了……好……好舒服啊……」她的手指开始失控的拉下黄色泳裤,一双手指忘情的抚摸着自己红粉鲜嫩的肥美阴唇,一种升上去的奇异快感不停的带给她越来越需要的慾望……  

「我好想要……我痒……我……唔嗯……?……啊……啊啊啊!」少女突然被下体的阵阵怪异感觉给吓了一大跳,正在抚摸勾弄湿唇内部的手指,突然被阴核上的触感给弹了一下,跟着一条像香肠一样的大东西,就在阴核肉球上形成了有如男人一样的大阴茎。  

「这……这是……」粗大的阴茎竟然长到了有六、七吋之长,并且不停的脯脯蠕动、青筋暴跳,一副十分凶猛的粗壮模样。  

(这是妳自己的阴茎啊,有什幺好大惊小怪的,还不快摸摸看……嘻嘻,已经有点受不了了呢。)  

「哎啊……啊……哈……是……这是我……我的阴茎……」少女眉头一皱,本来极力想否决这种念头的,但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永远无法跟大脑的意志相违背的。  

才一转念之间,她就觉得这条阴茎的感觉十分熟悉,是的,这的确是她的阴茎呀,她必须抚慰它让自己快乐……那刚才……为什幺自己会想要排斥它呢?  

「啊……好……好舒服……啊……」现在,少女一只手是不停的握紧阴茎上下套弄,另一付灵活的指头是来回不停的进出潮湿不已的甜美嫩唇……  

(嘿嘿……这样做是不是令人十分兴奋?)  

「是……是……好高兴……我现在好高兴……」内心里不断的产生兴奋的悸动着,甚至连少女的眼睛都忍不住的感动到流下眼泪来。  

(兴奋的话就把白浊的精液射在衣服上吧……)  

「嗯……啊……我……我想要射在嘴里……我要吃……我想要吃……」少女露出一副贪婪娇豔的急切模样,似乎被自己淫乱的意识给左右着,不停加快的抽弄着大阳具,甚至想用摇晃的一对奶子去夹住它,拼命的想让这条阴茎快点把精液射出来。  

「啊……啊啊啊……射……要射了……啊哈……洩……要洩了!啊哈……」就在少女拼命的射出浓浓大量的白色精液时,下面湿润紧缩的骚穴内竟也同时的吐出一阵又一阵湿湿粘粘的透明爱液。  

(嘻嘻……妳真是无可救药的爱玩少女,果然天生就像个等待变成淫魔的女人……从今天起,妳就叫『爱浓』好了。)  

「爱浓……爱浓?」少女的脑子里开始混乱了起来,她明明就叫做梦翎的……不知为何自己竟然却有了如此诡异又毫无头绪的怪念头呢?  

(是的,妳忘记自己是个淫魔女的身份了吗?)  

「淫……淫魔女?」少女脸上又是一红,完全无法控制意识的流转,只能默默的接受着这样毫无徵兆的怪想法。  

(妳是一个淫魔女,这个秘密只有妳自己才知道,妳是觉得不会告诉任何人的,除了人类的名字外,妳还需要一个新名字,那就是爱浓……)  

「嗯……对了……爱浓……」  

「爱浓……好好听的名字,我喜欢……这就是我淫魔身份的新名字……爱浓……」少女似乎渐渐的扬起嘴角,浅浅的露出怪异的笑容,跟着眼睛里散发出光芒,一张脸快速的转变成十分淫邪的模样。  

(现在……快点说出来妳是谁,说出妳的誓言!……快点露出妳真实的本性来吧……杰杰杰……)脑海中的话语快速的灌入了大量的意识,令懵懂中的少女疯狂的颤抖了起来,跟着……新的意识已经逐渐在她脑子里清晰了起来。  

「嘻嘻……我叫爱浓……我是要『贯彻爱与精液』的淫魔性修女……我将用自己的爱液对伟大的淫神发誓……永远成为您的僕人……哎啊!」就在少女说完这句话的同时,突然一阵闪电般的强光袭击在少女的身体上,跟着一声剧烈的惨叫声之后,一切,又回归于无声无息。  


罪之二、蠕动中的女王蜂  


「老师早。」  

「同学们早……」二十四岁的女老师刘馨平,一如往前礼貌性的问候着台下的学生们,手里拿着课本,幽雅的步入进教室后,就準备开始今天第一堂的上课内容。  

「咦……方梦翎呢?梦翎今天怎幺没有来吗?」馨平看着第一排的座位上,那位从来不迟到早退的优等生方梦翎竟然没到,心里立刻就起了一些不好的疑问。  

梦翎是个天真善良的女孩子,平常也很得刘馨平的缘,虽然她是生长在单亲家庭的环境中,但梦翎一向都表现的很体贴,与母亲的感情好到连自己都觉得有些嫉妒呢。  

不过最近开始她似乎比较爱打扮、喜欢买些便宜的美丽衣物,但平常倒也没什幺特别异常的行为举止出现。  

下课之后,馨平很自然的拿起电话便打到方家询问情况,但没想到方家却没有人接,她越想越奇怪,也不自觉的对梦翎感到担心,因此打算下午放学后就亲自到方家做一次家庭访问。  

就在馨平来到梦翎家门口前时,按了好几次电铃却都没有人回应,但是隔没几分钟之后,门庭深锁的大铁门却自己打了上来,好像在邀请她进入一样。  

馨平心里觉得有些怪怪的感觉说不上来,不过自己既然都已经来到了人家这,便只有进门往房间里的方向走去。  

「方太太……梦翎……有人在吗?我是刘馨平老师……」馨平大声的喊了几句,但却似乎都没有人回应。  

而奇怪的几公尺步伐,馨平却觉得好像走了很久很久一样,知觉意识好像在这个空间里变得有些扭曲、模糊,一种说不上来的怪异感觉在颤抖的身躯内竟莫名的害怕着。  

里面的空间诡异极了,好像相邻很近的房间旁边却走了十几分钟的时间仍没到,渐渐的靠近往主卧房的门口时,一阵又一阵的黏腻哀嚎声却由房门口内传了出来。  

「这……这是谁的声音?怎……怎幺会有这样的声音呢?」馨平满脸通红的不禁想到,梦翎跟她未再婚的母亲应该都是单身才对啊,怎幺会有这样羞死人的呻吟声由房内传出来呢?  

她的好奇心不自觉的被点燃了起来,脚底下轻慢的不敢发出声响,偷偷摸摸的就来到了卧房前透过门缝往里面看去。  

「啊!」这不看还好,一看下去……登时馨平的眼睛却瞪得斗大,完全不敢相信里面的那种话面……竟然会是如此妖异鬼怪的恐怖模样!  

只见这间卧室内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房间,四周上充斥着一种黑色螺旋般的奇异光束,好像把空间里外分隔成一种全然不同的虚幻境地,卧室内堆放的不再是家具与床台,取而代之是一种荒凉空旷、带有异次元般怪异生物的奇特空间!  

这……这里面是哪里呢?她……她们两个人究竟在里面作些什幺!  

她……她真的是梦翎吗?怎……怎幺会变成这样一幅可怕模样啊!  

馨平的眼睛被梦翎『变化后』的身体深深吸引住,只见梦翎娇媚妖娆的洁白胴体上沾满了浊白浓稠的湿润淫液,一对雪白姣好的肥硕巨乳,丰满的在纤纤细腰上不停的摆动摇晃。  

而且不但酥胸变得全然不一样,就在下体那乌黑捲曲的性感阴丛中,竟然也窜出了一根淤黑发紫的粗大肉棒,勃勃地上下不停摇摆膨胀的凶猛模样,着实让馨平看的意乱情迷、胆战心惊。  

梦翎的表情看上去还是一样那幺的娇美与天真,嘴角边微微洋溢着甜美可爱的粉粉笑容,默默看着挣扎不已的母亲身体,一种跟脸上气息毫无关连的妖魅绝豔感,不停的由那变成魔鬼般的娇躯里溢出一丝、一丝淫靡的味道来。  

馨平不知为了什幺对梦翎的表情感到十分害怕,在那对感觉不出异样的少女瞳孔中,好像有一种比梦翎肉体更加妖异淫邪的可怕东西,就深深的隐藏在这平凡到不自然的甜美表情里。  

梦翎的母亲柳淑妍与女儿脸蛋上有些许相似之处,细緻的瓜子脸天生就是副标準的美人胚子,虽然年纪已经接近快要三十的末数了,但身材比例与细緻肌肤却仍保持有不错的活力与弹性。  

如今的淑妍身体被一连串怪异的东西给拘束着,上身接近赤裸的仅留下褪掉的黑色蕾丝内衣,下体上没有内裤的网状丝袜不知被什幺东西给扯开成一洞又一洞的性感姿态,上头沾有许多不知名的白色淫液,让双膝上显得格外的油嫩光泽与湿润猥淫!  

「呜呜唔……啊……噁……呜啊……放……开我……呜唔……」淑妍的表情显得难堪而害羞……不敢相信自己会被弄成这样的不停颤抖着,眼睛里一点都不敢正眼端看着自己的女儿,好像对方变成了妖魔野兽一般,闭琐的柳眉间充满了羞辱与畏惧。  

她的双手被丝袜给紧紧的绑在脑后面,双脚被不知什幺粗长的淫触给撑开成大八字,各盘一边的黏长触鬚不断的挥舞着端顶的龟头部位,并且在淑妍的私密处上来回不停的摩擦着,似乎随时都準备要伸进去一样。  

然而还有更加疯狂的东西就留在那对细緻美白的圆乳上,一条珍珠般的项鍊竟牢牢的贯穿进淑妍的乳头中,并且在洁白的乳皮上产生了一连串颗粒般的小球泡,一直延伸到另一边的乳豆中再穿了出来,鍊扣就在双乳的鸿沟间牢牢的串连在一起,随着女体那急促的呼吸声而摇晃不已。  

淑妍的一对奶子单用肉眼看就超过了有H罩杯的大小程度,馨平不敢置信的看着它们,因为这种形状根本就不是印象中淑妍所应该有的那副模样。  

还有一处更可怕的地方位在这名母亲的肚皮上,只见一堆莫名可怕的小虫子在吸食过淑妍喷溢流出的乳汁时,却慢慢的就逐渐肿大了起来,并且蠕动的截蛹中开始伸出一条条细毛噁心般的怪东西,不停在那湿滑油光的皮肤上冉冉而动。  

只见由梦翎化身成的淫魔女爱浓,不停扯动着自己母亲乳上的那条珍珠鍊子,就在球体拔出与塞入另一边乳肉的同时,强烈的摩擦痛楚和快感却直接的带给了淑妍难以想像的甘与苦。  

然而更加奇怪的是,淑妍被穿入的乳豆上并没有喷出半滴的鲜血,反倒是应该已经停止排乳的一对肥润巨乳却在这样穿进拉出的强烈刺激下,不停的把乳白中带有微黄汁液的香滑奶水给挤出来。  

「啊啊……噁啊啊……咿呀!……」突然绷的一声,爱浓手中把玩的珍珠项鍊就被她给扯断开来,虽然还掉了几颗在地上,但其余仍有很多小珠子被留在了淑妍的奶子里面。  

「我……啊哈……我……求求妳……梦翎……快……快把珠……珠子取出来吧……痒死了,我……受不了了……哀啊……」淑妍哀嚎的呻吟叫道,声音中除了恐惧害怕外,有种想忍却忍不住的性刺激,正不断的由成熟美丽的躯体内散发出淫邪的味道来。  

「我早告诉过妳了笨妈妈,我不叫梦翎……我现在叫做爱浓,记住了吗?」爱浓调皮的口气中奚落了对方一阵,跟着无邪的俏脸上露出红嫩的舌尖,轻轻的在淑妍的脸颊上,细细的舔食着那香淋鹹腻的淫水汗滴。  

「妳还要忍住,妳看……妳的大奶子变成这样好看多了呢,嘻嘻……红粉的乳晕旁满满像似长出一粒一粒疹子般的小球儿,摸起来一定特别舒服吧?」爱浓说完就用力的伸手一抓,只见灵活的指头不断的触摸着皮肤下那圆滑滚动的小珠子,一种出人意料的强烈刺激,却同时带给了淑妍巨乳上一种毁灭性般的兴奋感。  

「啊啊……呜啊……啊啊……」淑妍完全分不清楚乳皮下的神经带给自己的是痛还是快乐,只知道强烈的刺痛与兴奋……眼看就要彻底的在乳头内爆发开来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激动感觉在双眼中流下潺潺的泪水,在私密的下体上却不断的溢出前所未有的巨量淫液。  

「听说男人喜欢在那东西的茎皮内装入珠子,让自己的淫茎变成像铁耙一样的勇猛有力,妳看看,妳的奶子现在也差不多变成为同一个模样了……嘻嘻。」  

「我……啊……我……呜啊!」就在淑妍不停的产生出难以想像的兴奋状态里,由那乳头前端,不知如何被撑宽的乳缝中,一两颗被抚弄而排挤出来的小珍珠就伴随着喷发而出的香热乳水,一同被弹飞了有数十公分之远。  

这些被挤出来的珠子上,雪白的珍珠颜色竟已渐渐褪去,留下的外型是属于透明光泽的诡异模样,好像有条小虫子般的东西正在黏稠的球体内冉冉蠕动、就要蜕体而出一般。  

十足噁心的小珠子内,一条、一条蠕动中的小生命就这样一一的藉由乳水在不停孵化成形,并且在肿大到一定形体后又匍匐的往母体身上爬去,好像还想吸食淑妍乳内的香甜奶水一样,不停的集聚在她肚皮上爬行着,诡异黏滑的怪诞模样真是令人噁心至极。  

「啊!……」房门外的馨平看到这一幕时,嘴巴里几乎是禁不住的要叫了出来,瞪大惊吓后的神智久久都回不了神来,下体碰的一声竟双膝跪地,再也没有力量将身体给撑了起来。  

几乎被眼前景物给吓晕的馨平,跟着下体竟然就失禁了,她的身体无法动弹的瘫在那边,呆滞的眼神翁被恐怖的画面给深深限制住,没有注意到喷出的『乳虫』中,有一条刚成形截蛹的可怕东西正朝着自己而来呢。  

「失神了吗?可爱的妈妈……嘿嘿,下面还没帮妳改造成孩子们的游戏室呢,妳看……牠们早已经都饿了呢,没有母亲的奶水与女人的淫液,牠们是存活不了多久的……妳看……好可怜是不是?」  

「呜……咿啊……痒……痒……啊哈……要死了……痒啊……啊啊啊!」只见更加可怕的景况竟然就这样发生了,蛰伏在淑妍身上的许多肥大虫子,竟又再度的蜕变成另外一种新型态,透明的蛹壳外表再次孵化出更加进化的乳白虫形,像蝈蝓一样的蠕动物,快速的由皮肤外慢慢的钻入渗透回淑妍的双乳与湿润的阴唇里面去。  

「坏妈妈……我很久以前就想养一条十分听话的可爱宠物,但妳却一直都不肯让我养,现在乾脆就把妳变成我的乖巧宠物,这样一来以后妳就没办法再反对我了,因为,妳就将是我最听话的小可爱呢……嘻嘻。」  

「呜……梦……梦翎……妈……妈妈……哎啊!」淑妍双眼流下最后一滴充满悲伤与母性的难过眼泪,一条又一条没有人性的噁心东西在钻入淑妍身体后,立刻就带给这副身躯永远也无法熄灭的性慾之火。  

「不要再反抗了,妳是阻止不了、也改变不掉的……我可爱的妈妈,妳知道自己接下来会怎幺样吗?」爱浓嘴里轻轻的微笑着,并且开始抚弄了自己那条粗黑的大肉棒。  

一丝一丝由龟头上溢出的绿色精液泡,就这样顺着粗张、黑肥的茎皮下,一点一点摇晃、脱落的滴在阴湿的地面上。  

「再过不久之后,妳就将会变成最美丽的『女王虫』了,呵呵……高不高兴啊?」  

「妳体内中的『孩子』们会无时无刻的让妳想要性交,需要精液,身体会一次又一次的脱去掉旧有的皮肤,跟可爱的虫子们一样,慢慢的妳得这副身躯就会越来越适合性交、越来越散发吸引人的气味,甚至还可能成为永远都停止不了性爱命运的『女王蜂』呢……」  

「嘻嘻……我需要妈妈帮我孕育所需要的淫虫战士,这些好孩子将来会一一的寄居在那些年轻貌美的女孩身上,这样一来我们所必须组织的『淫魔教会』,很快就会有许多新血加入进来了……」  

可悲的淑妍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女儿竟然打算把她变成像『淫魔女王蜂』一样,终年不停止的就只有性交而已,并且不分男女性别……只有是人类的身体,都可能随时沦为她『孩子们』的寄生物,而每一个受接触到的人体内,都将慢慢蜕变成像『工蜂』一样乖巧听话的性奴隶。  

「吞下我的精液吧,这是让妳一同接受『灌精换血』的改造精液……嘻嘻……哈……好妈妈……妳现在是正主动的需索着它们呢。」  

如有妖魔般可怕的爱浓在说完话的同时,已经伸手擡起了母亲的双脚,并且将滚烫的大阴茎一举就深插到她的身体内,兹意的摆动着灵活飞快的下体,有如魔鬼沟合般的显露出那份怪异与刺激。  

「唔……唔……!」房门外的馨平似乎不知什幺时候被诡异的『做爱』画面给勾动了心弦,儘管明明被吓得害怕不已,但却没想到呆楞的意识中,一双手竟然开始在自己的乳房与下体间来回的抚慰着。  

她并没有发现到,地面上有着一片脱壳后的透明虫蛹留在自己身后面,这条噁心可怕的小东西,却已经在她身体下面不知去向。  

「唔啊……喝……喝……噗吱!……噗吱……抖……噗吱、噗吱!」就在爱浓疯狂激烈的摇摆插弄下,浓稠噁心的大量精液,竟然就在短短的数分时间中连续发射了好几次,并且把她的母亲插得生来死去、灵识丧尽……只留下口中还不停的呻吟着,人却早已经成为了没有自我意识的性慾人形。  

「最后……该把这根致命的『毒针』也装入妳的下体内,它会与妳脊髓合而为一的……这样一来,妳就真正成了最恶毒的致命女王蜂呢。」  

爱浓说完后就把一颗身旁準备好的巨型球蛹拿了过来,并且口中唸唸有词的将虫壳破除后,独留下上头一条有如异形钩刺的可怕蠕动物,就这样狠狠的直接由母亲身后的屁眼内,给活活的塞了上去……  

「唔唔……啊……啊……」女人的身体没有发出太大的呻吟声,因为她的意识早已迷离丧失的差不多了,只见这样粗长勾状的坚硬东西却没有带给淑妍太多的痛苦与刺激,尖刺的崎岖表面在她肌肤上穿破了背脊但却没流下半滴的血液。  

「嘿嘿……我的好妈妈……很快的妳就会蜕变成像蝴蝶一样的美丽了,年龄再也无法在妳身上留下痕迹,变成淫兽后的妳,将成为我所有奴隶们的共同母亲……嘻嘻嘻……」  

爱浓那不自然的纯真眼神中,最后还是掩盖不住浓浓邪恶的气息,一双透露着碧绿色的瞳孔内,由她那对明亮的大眼睛中散发出阵阵妖异的邪光来。  

很快的淑妍那层皮肤上竟然开始产生出诡异的皱折,似乎有什幺绿色黏稠的东西在那皮肤内给肿了起来,跟着鼓涨后的光泽、半透明肤层就像虫蛊的蛹一样,将淑妍的身体包裹成一颗巨大的绿色黏球体。  

然而这样可怕的一切在馨平的眼睛里却已不再产生恐惧的疑念,一种前所未有的空虚感竟慢慢的带走了她内心的惊异……眼里无法继续看着可怕的画面,只想如何才能解决自己下体的阵阵淫慾。  

「妳怎幺在这里呢?馨平老师?」突然不知过了几分钟的时间后,一股熟悉的声音就在馨平抚弄自慰的同时,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啊、呀!……妳……梦翎?」馨平被身后出现的梦翎给吓了一大跳,嘴里再也无法清楚的诉说着,自己现在到底再做些什幺。  

「讨厌啊,老师妳怎幺这样……看见人家就像看到鬼一样……呵呵。」梦翎露出骨露露的大眼睛说道。  

「妳……妈妈……妳……」馨平像被吓醒了一样连忙打开卧房门一看,只见里头的竟然不是刚才看见的妖异空间,却仅只是寻常普通的女人卧室。  

「这……妳……妳妈妈……妳们……哎啊!」馨平似乎有些陷入歇斯底里的禁断状况,被打算的手淫中加上脑海里浮现的恐怖画面揪合在一起,一种浑然摸不清楚情况的无助与激动,这会儿就全都表现在她苍白的俏脸上。  

「我妈妈正在厨房準备晚餐呢,没注意妳要来,老师要不要留下来一起吃饭呢?」梦翎拉着老师的手很热情的招呼着她,但……却没有对馨平那尿湿的衣裙与下体做出质疑与反应……  

「我……不……我……啊!」馨平有些激动的甩开对方小手,满脸通红的掩着面,头也不回、话也没说……就失礼的跑出了方家大门口。  

而地面上还沾着的淫水与尿液,却仍清晰的残留在屋庭的地板上,水滴反射着晶亮的黏白与萤光,在这条蜿蜒的小溪中,透露着一层浸淫邪异的浮光豔影与气息。  

分不出刚才卧房画面到底是真还是假,馨平这女人怎幺也都不会知道,那段所曾看见到的淫邪景域,究竟到底是如何显现在自己眼前的呢?  

那个站立不动的梦翎没有说话,只有在眼角中,一闪、一闪的绽放着碧绿色的妖异邪光,看了看房门内一眼,床台上一颗巨型的绿色球体……眼看着就将在今晚的午夜时分时,彻底成形…………